素有电影「钢铁人」现实版的Elon Musk,目前是全球最大网路支付公司(PayPal)、太空探索技术(SpaceX)、环保电动汽车特斯拉(Tesla)及太阳城(SolarCity)等四家独角兽公司的CEO。最近在北京清华大学的领导力课程,便在讨论:才华洋溢的Elon Musk,富有鲜明的个人性格和失败的婚姻,不少人批评Elon Musk的私德,那幺,Elon Musk究竟是不是杰出的领导者?

亚洲.硅谷能否创造台版的Elon Musk?       新

Elon Musk创办多家创新型企业。 图片来源:网路图片

领导者的定义,便是率领一批人逐梦踏实,引领一个行业甚至一个时代,媒体曾作出有趣的形容:Jobs走了,Musk来了,后者离人更远,离神更近。突显出科技领域崇拜的是英雄人物,Elon Musk曾在史丹福大学攻读应用物理与材料科学博士学位,然而,却在入学两天后就辍学,又印证一个辍学创业家的典範故事。据说,Musk在大学时期,便考虑了三个最想涉足的领域,这三个领域在他看来都是深刻影响人类未来发展的领域,分别是:网际网路,再生能源,太空。

特斯拉公共关係副总裁曾评价Musk的领导风格:要求的非常严苛,常以不正常的速度驱使下属去完成任务,时刻保持不停。勤奋、聪明、能干只是Musk的表象,实际上他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独裁者」。很多特斯拉现任和前任高管都不愿意在公开场合表达与马斯克不同的意见,要幺主动离职要幺被炒鱿鱼,批评Musk者认为其太过铁血、专断、强势。Musk也曾说过:他只想用「特种部队」为自己工作,这里所谓的「特种部队」通常指不正常的人,严厉措施和困难任务虽然让部队成员感到筋疲力尽,但部队仍愿意为Musk的远见和魄力而奋勇向前。

Musk还在特斯拉内(Tesla)给自己加了新头衔:「纳米经理」。顾名思义,纳米是十亿分之一米,此意味着Musk比其他企业领袖,更喜欢在细节方面进行指导。或许,就在这种纳米级执行力的强力推动下,执行力代表着竞争力,Musk才能在改变世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Musk偏好用「第一原理」达成目标,即回归到事物本源去思考基础性问题,而不是模仿别人行事并加以微幅更改,代工这种附加价值低落的行业,Musk恐怕压根不想去做,他永远只想透过第一原理爬上供应链的高端,甚至自己为独一无二的价值链来源。

看到Musk的创业历程,再回头看看台湾的新创生态及「亚洲.硅谷推动方案」,亚洲硅谷计画编列112亿元预算,高居蔡英文政府高喊五大创新产业(生物医药、绿能科技、智慧机械、国防航太及亚洲硅谷)之首,看上去政府是玩真的。曾有资深创业圈朋友像笔者抱怨:亚洲硅谷横看竖看都像产业推动和园区开放,抓不到创新的本质,顶多就是透过包装。醍醐灌顶,位于加州的硅谷,是一个新创生态的集聚地,台湾、香港、深圳及北京都想模仿硅谷,透过「园区规划」来複製另一个硅谷,亚洲.硅谷计画成为一个手段,或许只是想透过手段来达成官方所宣称的目标(产值、就业、房价),官方的政策目标未必是真正的价值。

笔者从来不在乎「亚洲.硅谷」能创造多少产业及就业,毕竟那是製造业的思维模式,笔者只是想问:「亚洲.硅谷」能否创造另一个台版的Elon Musk?而非新创的鸿海或台积电。